福建缅甸新娘婚前对中国的印象仅为碎片化(图)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01:57

【福建缅甸新娘】福建缅甸新娘婚前对中国的印象仅碎片化。福建缅甸新娘彩礼低廉,普遍受欢迎。福建缅甸新娘几乎都是以介绍工作的名义被骗来的,大多因为孩子而留下来。挣钱对福建缅甸新娘来说很重要,她们希望能挣些钱让孩子脱离她曾经的贫困,也让她摆脱这深深的寂寞。

8月9日,喊雪在家中教女儿打算盘计算加减法。晓强 摄

8月9日,喊雪在家中教女儿打算盘计算加减法。晓强 摄

8月10日,孙华彬家里,墙上挂着他和恩雅的婚纱照。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翻拍

8月10日,孙华彬家里,墙上挂着他和恩雅的婚纱照。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翻拍

8月13日,福安市穆阳乡雷荣枝的家中,他和妻子米拉还有一双儿女在家中客厅,雷荣枝一人在钢厂上班养家,米拉说老公做饭好吃,性格又好,嫁给他虽然穷了点但不后悔。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摄  8月13日,福安市穆阳乡雷荣枝的家中,他和妻子米拉还有一双儿女在家中客厅,雷荣枝一人在钢厂上班养家,米拉说老公做饭好吃,性格又好,嫁给他虽然穷了点但不后悔。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摄

8月13日,福安市穆阳乡雷荣枝的家中,他和妻子米拉还有一双儿女在家中客厅,雷荣枝一人在钢厂上班养家,米拉说老公做饭好吃,性格又好,嫁给他虽然穷了点但不后悔。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摄

前言

异国不是他乡

异国新娘常常会让人有浪漫的想象。

截然不同的文化,因为婚姻而融合在一起。这其中的碰撞、妥协,连同爱情的包容,让日常生活有了不一样的张力。

远嫁河南林州的越南姑娘阿垂说,“越南新娘对感情是真心的,不管吃多少苦都不会放弃”。她与丈夫在边境相识,来到内地,面对很多的格格不入,她依然愿意依赖于真心的情感。

异国婚姻背后有爱情和温暖,但也有金钱、欺骗和无可奈何。

有的婚姻之所以发生是对贫穷的躲避,中国的富裕是两个人结合的底子。富裕意味着另一种生活。缅甸新娘喊雪离开晚上黑乎乎一片的缅甸村庄,来到了有电、有电话和电视机的福建村子。其实,对于她的中国丈夫陈孝武来说,娶了喊雪,也是对贫穷的避让。他实在不愿意倾家荡产娶一个女人。

有的婚姻是因为差异,不同的文化带来的陌生感和对方某种让人心动的特质。蒙古新娘琪琪格在大学里碰到了中国男人贺希格。贺希格说,他没有能力买房。琪琪格说为什么一定要有房子呢。琪琪格喜欢贺希格对婚姻的责任感。为了这份安心,她选择了他。

也有人是抱着新生活的希望被骗到了异国他乡,寄希望于命运的恩赐。就像福建的缅甸新娘陈玲玉。她被拐卖,她想过离开,却没有办法抗拒再也扣不上的扣子。新生命让她留下来,用夫家起的名字,安安稳稳地生活。

孩子是她们的希望。在中国,她们有了真正的亲人,也有了自己的诉求。为孩子争取身份,为孩子好好挣钱,让孩子好好读书。

本报记者分几路探访福建、河南、内蒙古等地,观察不同的异国新娘在中国的生活,揭示她们面临的种种冲突、困惑和逐渐融入的过程。

在家乡她吃上了想念已久的咖喱饭。但这次自由回归终究变成了探亲,“妈妈也劝我,‘老公对你好就行了’。”更重要的,她想念不满半岁的儿子。

缅甸新娘,中国新郎。

在福建省宁德市的很多乡村,很多家庭的异国婚姻,没能拥有结婚证,他们把对婚姻的承诺留在婚纱照里。

团圆和林德武有两本婚纱册,一本拍在中国,一本拍在缅甸。林德武头上扎起了白围巾,团圆披上了粉红色的特敏(筒裙)。看起来像一对缅甸夫妻。

这是对团圆的安慰。虽然有一场缅甸婚礼,她仍希望有缅甸式婚纱的瞬间。

和她一样,很多缅甸新娘在婚前并没有想过自己的命运和生活,会和中国人联系在一起。她们对中国的印象大多是碎片化的,有的只知道影视剧里的李小龙和孙悟空,有的会觉得中国人很有钱。

来中国以前,这些颧骨稍高、皮肤略黑的年轻女子,穿着盖过脚踝的长裙,在山区或田间耕种,手上长满了老茧。

缅甸姑娘边境扎堆

边境村落有很多“点儿”:中国男人相亲,媒人找来有意向出嫁的缅甸姑娘。有时会有姑娘扎堆让人“挑选”。

陈孝武双手合十,埋头许愿,他笑看着妻子喊雪和两个女儿,几人一起吹熄蜡烛。8月16日是他40岁生日宴。亲朋旧友面前,他说,因为有老婆孩子,他对生活充满感激。

在福建省宁德市漳湾镇,陈孝武曾是最着急成家的单身汉,也是最早娶缅甸媳妇的农民。

这媳妇娶得不容易。

陈家祖辈守田而居,6年前,村里同学的孩子都背着书包上小学了,34岁的陈孝武还在不停相亲。

有几次见面,人都不错,但一谈到七八万元的彩礼,这庄稼汉眼睛就直了。他全部积蓄只有三万多元,陈家三兄弟都到了婚龄,他是老大,不忍心管父母张口要钱。

心思不在耕田种菜上,陈孝武经常找邻村单身汉林德武借酒浇愁。30多岁的林德武开摩的,一天能赚几十块钱,相亲的姑娘们见他都摇头,嫌他家境不好。

“咋不娶个缅甸姑娘?云南那边很多漂亮的。”一位云南来的大姐给两个光棍出主意。

漂亮、花钱少、听说村里的穷人找过缅甸老婆,这些诱惑让人动心,俩人各揣上三万多块钱,结伴去云南。

七年前的云南瑞丽弄岛小镇,一元钱能点唱一首歌,陈孝武和林德武一晚上能用几十首伤感情歌打发不眠夜。白天,俩人在附近村庄转悠,也常趁人不备,从没把守的小路溜进缅甸的村庄。

边境村落有很多“点儿”:村民成了媒人,家里成了中介所。一有中国男人来相亲,媒人立刻找来有意向出嫁的缅甸姑娘。有时会有姑娘扎堆让人“挑选”。

辗转二三十个村庄,两人平均每天要相两三个姑娘。

在那里,陈孝武提高了条件——人要漂亮。“我长得不好看,再找个不好看的,生出的孩子就没法看了。”

林德武和一个叫团圆的缅甸姑娘好上了。团圆父母很看好这个外表斯文的中国青年,特意在缅甸老家办了十几桌酒席以示欢迎。

没过几天,瑞丽的一个村子,陈孝武遇见了喊雪。“(她)耐看,温顺,主要是眼睛很大。”小眼睛的陈孝武也找到了媳妇,他给了喊雪父母1万多元彩礼钱,把姑娘带出缅甸木姐那个四面环山的村子。

外来新娘的本地生活

缅甸媳妇吃的东西不会表达,用食指和拇指在脖子上比划,发出“嘎嘎”的叫声,要吃鸭子了

喊雪离开家乡时,只背着一小包衣服,初到福建的半个月她天天哭,说想家。但异乡夜晚的灯火通明,又让她新鲜和兴奋。

“这里有电,有电话、电视机。”喊雪说,在缅甸,村里没电,只能点蜡烛,什么也做不了。

嫁到漳湾头几个月,语言成了缅甸新娘最大的障碍。感冒了想挂吊瓶,就摸摸额头,再用食指在手腕上戳,陈孝武才明白。

缅甸媳妇米拉刚到村里时,吃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用食指和拇指在脖子上比划,发出“嘎嘎”的叫声,老公知道这是要吃鸭子了。

如今,29岁的喊雪已经能流利地说出当地方言。可6年了,团圆仍然徘徊在当地的语言体系之外。

当丈夫向记者自我介绍叫林德武时,团圆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叫孝林(音)吗?大家都叫你孝林。”“不是啦,林是我的姓。”林德武有点尴尬,妻子不明白大家通常称呼的“小林”,“小”字是前缀。

但这并不影响她们家庭主妇的生活,虽然身体的黑瘦是抹不去的痕迹,但喊雪和团圆不用像在缅甸那样,顶着烈日爬山种花生、玉米。

即便攒不下钱,陈孝武和林德武也不需要老婆赚钱养家,只要他们回家有个女人,有孩子叫声妈就行。

每个周末,陈孝武都会带妻女去公园唱歌,现在已不是6年前唱《单身情歌》的心境,而是《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喊雪也跟着哼哼,她记不住歌词,但喜欢老公唱歌时的调调。

米拉更喜欢在中国做家庭主妇,“在缅甸,老婆做工赚钱,老公在家里,不干活,还打老婆。”她还说起姐姐,“姐姐不到40岁就当了奶奶,很辛苦的,要养一大家子。”

在漳湾镇南埕村,变化最大的莫过于陈玲玉。现在,邻居们都能说出她的体重——180斤。她笑笑,“刚来那会儿才130斤。”

陈玲玉其实至今吃不惯当地的饭菜,“这里的东西太清淡。”在陈家饭桌上,同样的猪肉、鱼、青菜,各有两份,一份是清汤的,另一份是红红的、麻辣的、炸得油脆焦黄的。

很多当地人知道,陈家对这个外来媳妇好。他们也知道,这个缅甸女人当初是被骗来的。

淘金陷阱

六七年前,南埕村有五六个以介绍工作为名义被骗来的缅甸女子,陈玲玉是唯一留下来的

5年前,陈玲玉和另外三名缅甸女子从仰光被带到福建,“他们(中间人)说这里工资高。”

一到福建,介绍工作的人就变了卦,让她找老公。随行的三个女子不见了,听说都被嫁给了当地人。“给我找了几个男的,我都不同意,又哭又闹。”陈玲玉回忆。

介绍人急了,“最后给你介绍一个,再不干就把你送走。”

几天后,一个肢体有残疾的青年出现在她面前。陈玲玉不敢再哭闹了。

这名男子叫陈兆明,时年28岁,小儿麻痹症让他的右小腿只有小臂粗细。靠经营一间10平方米、只有三排货架的小卖部为生。

像陈玲玉一样,2007年以后,越来越多的缅甸女子被带到宁德的偏远山村——几乎都是以介绍工作的名义被骗来的。

英文报纸《缅甸时报》今年1月7日报道,缅甸警方透露,2006年1月到2011年8月,缅甸共发生731起贩卖人口案,其中585起案件与中国有关,过去6年里,缅甸拐卖人口案80%的受害妇女均被卖往中国,被迫嫁给中国光棍。缅甸警方共解救1305人,其中从中国解救的有780人。

报道称,人贩子多以高薪工作诱惑,使这些贫穷、未受过教育的缅甸妇女抱着到中国淘金的梦想,结果落入非法婚姻的陷阱。

但当地人并不认为这是个陷阱:在一起是靠相亲,双方有选择权,并非男方强迫,况且他们也付出了金钱的代价。娶陈玲玉进门,陈兆明给了介绍人3万元。

当年,没人知道这个27岁姑娘的缅甸名字,嫁入陈家,婆婆给她取名陈玲玉,与夫同姓,意为此女视同己出。

这并没阻止陈玲玉逃跑的想法,可她没有钱,无处可投,人生地疏,“报警也没用”。

报警并非没用,据中国媒体报道:2012年12月,宁德蕉城警方从漳湾、洋中、虎贝、石后等地成功解救43名被拐卖的缅甸籍妇女,她们被送往内地偏远山区,以2-3万元的价格卖作人妻。

警方介绍,她们均已在中国生活两年以上,都生子或怀孕,多数人均表示愿意留下。

六七年前,漳湾镇南埕村有五六个被骗来的缅甸女子,陈玲玉是唯一愿留下来的一个。出逃的念头在到来几个月之后打消,来时穿的衣服系不上扣,怀孕了。

今年8月,见陈玲玉时,她一身粉色碎花睡衣,一只胳膊杵在冰柜上。这位村口小卖部的老板娘每天6点多起床,做好饭菜,打开小店大门,店门前摆好铁靠椅,搀扶老公坐上,递货、找钱、记账,日复一日。

“跑的那些估计都是在缅甸还有家庭的,那边十五六岁就结婚。”陈兆明知道,陈玲玉在缅甸也有过家庭,还有个女儿,“那个丈夫死了,婆家不要她了。”听丈夫说着,陈玲玉点了点头。

对于这些缅甸新娘,一边是家,一边是家乡。不管是否被骗,总归可以做出选择。

落跑新娘

“外面的世界太大,恩雅变心了。”恩雅跑回缅甸,把孙家给她的金项链等都当了

生完孩子5个月,陈玲玉回了缅甸。临行前,婆婆给了她5000块钱,“回不回来,你自己决定吧。”

在家乡她吃上了想念已久的咖喱饭。但这次自由回归终究变成了探亲,“妈妈也劝我,‘老公对你好就行了’。”更重要的,她想念不满半岁的儿子。

对于团圆来说,缅甸已成了她和老公度假的好地方。前几年,俩人还想去云缅边境买块地,盖间房,可那里遍布开发商,根本没地可买。

并不是所有的缅甸新娘都安于异国。这半年来,孙华彬每天都在等着恩雅回来。

5年前,恩雅被带到福建,以为会找到高薪工作,后来却成了孙华彬的新娘。

晚上7点,漳湾镇兰田村的闷热没有消退,从工地回来,孙华彬躺在卧室床上吹电扇,墙上的婚纱照里,恩雅依偎在他肩头。现实中,他身高刚过1米5,勉强到老婆肩头。

邻居们仍记得恩雅进孙家门时的样子:黑得像炭,就俩眼珠是亮的;瘦成干了,裙子像裹在一堆柴火上。

为了让恩雅死心塌地留在孙家,全家人想方设法讨好她。

邻居们常从门口张望到,婆婆洗恩雅的衣服,恩雅刚坐到餐桌前,饭菜立马端上来;恩雅坐在床头数钱时满面笑颜,亲戚们就不断塞给她零花钱,往小猪存钱罐里投100个一元硬币;恩雅不会说汉语,孙华彬从工地请俩月假,买了台点读机,手把手地点着水果和动物的图案,教恩雅说汉语。

他很在意恩雅的感受,一次俩人开玩笑,他拍了下老婆的头,恩雅把脸沉下来。缅甸人忌讳他人用手触碰头部,孙华彬知道后,再没碰过恩雅的头。

这些没能挽回恩雅的心,她的电话多了,每晚至少半小时。说的都是缅甸话,家人一句也听不懂,“说是她哥哥。”孙华彬翻看她手机,一条英文短信,“我不会英语,但love还是认识的,还有一些心形图案。”

从前年开始,她回缅甸越发频繁,一年三次,借口去买电话卡都能离家出走,从不打声招呼。她也曾去莆田一家宾馆打工,回来时整个人都沉默。公婆给她几百元家用,她接过来就甩在一边,不像以前那样数上几遍。一次为女儿买牛奶,恩雅不肯出钱,“那是你的宝宝,你花钱。”

“外面的世界太大,恩雅变心了。”孙华彬和家人有种被骗的感觉。频繁往返缅甸福建,每次都要花1万多,恩雅就把孙家给她的金项链、金镯子、金戒指当了。

今年三月,恩雅再次出走,至今未归,音信全无。

俩人还有感情吗?孙华彬说不出,“至少以前出走后,她会哭着打电话给我”,她把这当家吗?孙华彬也不知道。街坊们说,这里更像她的客栈。还会接她回来吗?孙华彬想了想,又笑了笑,“我在等她电话。”

难求的身份

“孩子一出生,医院连出生证明都不给开。”米拉说,孩子落户也成了难题,从小学开始就有可能被拒之门外。

恩雅的电话终究没来,孙华彬后来打听到,老婆是和陈玲玉一同回缅甸的,走前告诉了喊雪。

家毕竟不是故乡,留下来的缅甸女人们,相互间形成一个小圈子,知道有谁嫁过来,总是尽量要来电话号码。即便是最开朗的喊雪也说,“交不到当地的好姐妹。”也只有在聚会时,她们才能找到在家乡交流的感觉。

在漳湾,六七年前嫁过来的缅甸女人几乎都是非法入境,自然没有护照,“也不知道去哪儿办。”

米拉保留着一份4A纸大小的在缅甸老家的户口页,还有一张套着塑料壳的粉色缅甸身份证,可没人能读懂上面的缅语。

自从嫁到当地,民警有来做笔录,她们结婚生子后也得到了村镇等基层政府的默认,得以继续留下来。

对于未来,缅甸女人们大多没有规划,她们更多地把话题和希望集中在孩子身上,“孩子好不好?户口办下来没有?”

孩子的户口是缅甸妈妈们最大的牵挂。“偷渡”让她们在中国成了“黑户”,不能和丈夫领结婚证,孩子的户口也成了难题。包括米拉在内的三位缅甸媳妇,5个孩子中,最大的6岁,最小的2岁多,都还没有户口。

“孩子一出生,医院连出生证明都不给开。”米拉说,孩子落户也成了难题,从小学开始就有可能被拒之门外。

米拉所在的穆阳乡派出所所长介绍,以前没遇到这种情况,需要米拉和孩子做亲子鉴定,当地民警要做调查,村里也须开具相关证明。获得身份认证是个漫长的过程,米拉和老公雷荣枝一次次地办,她不希望孩子没学上。

孩子上学是她改变一切的希望。

在缅甸,米拉只上过幼儿园,1到10的英文读写她至今记得,每天,她都重复地教4岁的女儿这10个数字。“两个孩子能上学读书就有文化,有文化就好挣钱。”

挣钱对她来说很重要。米拉在村子几乎不出门,她甚至不知道村委会在哪里。她希望能够有机会出门挣些钱,让孩子脱离她曾经的贫困,也让她摆脱这深深的寂寞。

(应当事人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

(原标题:福建缅甸新娘:无法拥有结婚证 盼为孩子争户口)

宁波16日后气温或降35℃以下 周末浙江史上首发8月禁火令 违禁者或被追浙江旱情加剧 61.7万人饮水困难杭州解除持续22天高温预警 午后雷阵高温下一个工程师的迢迢找水路杭州市中心要建斜板式停车楼 车位可达杭州十月起改革行政审批 投资审批缩到护渠员带伤坚守积极投身抗旱一线蹲守的追云者 只为寻找那朵雨做的云体验进入甬城政府部门 受到际遇大为不防洪重点县兰溪今年忙抗旱 兰江水位低白杨街道成立居务监委会监督小区业委会宁波20多位车主同遇车牌字体开裂问题杭州经适房可上市交易 增值部分55%金华环保部门曝光24家被处环保行政处宁波望春路路面坑洼 相关部门已安排整杭州市区经济适用房上市交易细则出台 专家解析杭州经适房交易细则杭州有860个志愿服务组织 完善机制杭州市级机关和事业单位9月底前启动垃余姚供电公司设电力应急小分队保障高温宁波治堵新进展 断头路打通公交专用道宁波周日前无明显降水 继续发布干旱橙杭下周或告别35℃ 临安人工增雨山核杭州7月成63年来最热 杭州有网友湖州长兴银杏树因高温枯黄 今年或没有干旱致农民损失惨重 急盼能纳入政策性浙江持续高温天基本结束 或提高抗旱应宁波公交线路再优化 821路掐头去尾浙江2013年教育支出938.30亿苍井空性感旗袍装曝光明星素颜哪家强?跑男baby美翻欧弟孙俪王宝强海清陆毅 盘点娱乐圈零绯闻网曝王珞丹张嘉佳婚期将近 网友送祝福面对陌生的环境 小熊是熙熙唯一的安慰少女时代无惧成员退队风波 允儿徐贤大EXO走进快乐大本营 成员出道前后惊《风云浙商面对面》:本期面对面嘉宾—谢霆锋曾宝仪刘恺威王诗龄最给父母长脸金秀炫全智贤李小璐佟丽娅韩庚貌似惊艳范冰冰杨幂刘诗诗赵薇女星红颜祸水造型金秀贤鹿晗吴亦凡韩庚尼坤 韩国小鲜肉安倍向莫迪推销救援飞机 每架超6亿人杨幂成绩第一汤唯苦读三年 黄磊汤唯明墨西哥小伙苦练杂技与中国结缘粉丝实拍崔始源和他的豪车 盘点韩星奢钟丽缇李嘉欣昆凌郭碧婷杨颖惊为天人的俄逾100家国防企业涉腐败被调查 普双11的O2O新玩法 手机淘宝摇一摇赵丽颖谢娜赵本山吴镇宇杨坤 成名后被